作者: 徐純一  《潮。打開魔宮寶盒的當代建築》

1997-2002  托雷西, 多班牙

68.jpg  

 它就是穿流在老城腰部邊坡上的一條半裸露的伏流,解決了數百年來的生活不便。

 70.jpg  

這座電扶梯從與其它事物的相似性糾纏中雕塑成它唯一僅有的獨特,這就是創造。

71.jpg  

仿若巨大尺寸的地景雕塑裝置,在夜臨大地時成為人工光照的雕塑物,與初深藍天空相映襯。

隱於地下道通的  如伏流般古聯串今

當代世界的景觀建築受彼得可沃. (Peter Walker)的自然幾何化觀點影響甚鉅,他似乎快要被喻為景觀界的柯布西耶看待,導致全球對於地景景觀的處理莫名地一味幾何化,放棄了當地紋脈的嵌合關係,全球景觀地景更加碎散漂流,並沒有更加多元豐富,而是朝向一種無效差異的同一,分不出是在丹麥還是德國,看不出是在倫敦還是舊金山,地方特性好的一面幾乎快要流失殆盡,建築界也同樣在追逐著巨星們的步伐,同樣讓人不知何處身處。所幸還有一些建築師在對抗著流行的潮勢,

72.jpg  

電扶梯宛如被置入經由切割雕刻出來的山腰壁體之中,隨著坡度蜿蜓而上。

從地方的在地紋脈或特有的歷史為考量的核心,企圖對那個地方能保住什麼,或是重新尋找那個地方交纏嵌合的關係建構,以在全球化朝向同一抗對的戰爭夠能中向下根植「在地性」。

72-1.jpg  

電扶梯被嵌入的R.C. 牆體,簡直就是一座大尺度的現代立體派的雕塑空間。

托雷斯(Torres)與內馬汀拉茲. 佩那(Lapena. martinez )雙人組事務所的走向,從開業至今都在對抗全球化的流行潮勢,期望能殺出重圍以留存地方紋脈。

全球化到底帶來了福,還是送來了禍,應該如何應對?難不成真的能實踐在地性的全球化的可能?或許是像紀澤克(Zizek)所說的「其實是全球化得還不夠徹底。」

沒有任何一處地方是沒有地理的基質,而建築學第一個必須面對的議題便是:如何構建一塊基地。這是每一棟建築物都不應該迴避的問題,但是大多數的建築設計工作者與公務人員都在逃避它,所以人居之所都傾向聚結的形式以企圖掩蓋掉它的存在,以讓人不要產生流離失所感,但正是因為在面對建築學的第一個議題時就已在逃避,這就是人構建築發出第一道剷除土地感的力量。

73.jpg  

位於老城岩盤底座部分的電扶梯入口,藉由自然光照的引入,十足地清除掉關於隧道口或是洞口的形象,轉而朝向立體雕塑。

連續折線的空腔型態, 完整融於在地地景

在南歐許多歷史城市中心區都面臨停車場不足的問題,尤其那些位於山坡地塊的古城區,更是缺少能直接將民眾由山坡下方快速運行至山坡上的便捷通道,這些實值問題讓很多坡地舊城走向奄奄一息的命運。在馬德里南邊七十公里處的托雷多(Toledo)古城,卻以現代電扶梯嵌合進坡地的獨特方式解決了這個困境。

74-1.jpg  

一位於山腰位置上電扶梯入口處。

這個計畫看起來似乎很簡單,也就是在老城交通幹道城門口側的下坡平坦地坪上,設置了一座四百個車位的停車場,然後再增添一座有頂蓬的機械式電扶梯,將步行者雙向地直接連通老城較高的腰處平台與城外坡場車停底區。

托雷多老城區是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為世界人類文化遺產的城市,在新計劃裝設電扶梯的鄰旁有一條由山坡下方蜿蜒而上的古老步道,烙印著時間的印痕,也是人們共同記憶的所在,是更需要被保留的。在此,一方面要顧及老城質紋的完整,同時要克服三十六公尺的高度差,因此植入新時代的電扶梯以連續折線的型態,分成六段與連接彼此的緩坡道共同嵌入山坡土岩之中,不論是在白晝或夜間燈光照明之下,根本就是一座現代地景雕塑,有時更像極了一條裸露出古城地質岩盤的地下伏流,彷彿千年來原本就嵌合在古城的腰部到底盤之間。對於城中的住民而言,真的是一個千年慾想的實現。

74.jpg  

以最少量的兩根斜柱支撐的出入口平台屋頂板,讓遠處天際線流入視框之中。

新植入的電扶梯連續體空間似乎是以在岩體間從事現代雕刻作品的方式進行,尤其是老城底盤處開鑿出來所謂的入口門廳處,形成一座由眾多斜面連接而成的空腔空間,當我們穿行而過時,宛如置身於由光線的強弱與隨之而來的陰與影黏合而成的灰階變異之間。另外,整個新建實體雖然是以R.C.澆灌完成其結構體,表面卻刻意顯露出可與土岩顏色類比想像的非均質分布淺咖啡色,但是卻明顯地並非要建構擬像似的質紋關係,以此來表城老明坐落的古盤岩老與新間之體差異又共特的融質。至於覆蓋在電扶梯上方呈現為懸突形態的屋頂,除了以不等高的連續斜折樑收邊之後,就讓老城腰處的土岩坡上表層的草地一路連續蔓延至折樑邊,經由切封土岩後裸露出來的非均勻淺咖啡色連續彎折樑線與露土面而凸出的擋土牆連續折線,以及凹嵌的擋土壁體,共同連結成連續切割土岩盤的新地景,為這座千年古城營建出一種流洩時間厚度,似乎不新也不舊的地形景觀與全新的穿行經驗。

75.jpg  

電扶梯不可思議的形態,相融共生於這個位置的地理形貌,與頂上建物的匹配。

當我們從停車場前行進入入口門廳內的感受,不像穿過一扇門,也不是進入一座孔洞之中,因為它依然流竄著光影明暗變化。接下來乘坐電扶梯上升或下降的經驗最是奇特,因為這時我們的身體在上升並且依循連續路的線折徑前進。

建築師

埃利亞斯.托雷斯.圖 & 和賽.安東尼歐.馬丁內茲.拉佩那

Elias Torres Tur &  José Antonio Martínez Lapeña

更多建築獎得主的經典作品詳見

《潮。打開魔宮寶盒的當代建築》

COVER.JPG

博客來

誠   品

金石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漂亮家居雜誌

漂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