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思義教堂-貝聿銘

108.jpg  

 

漫步東海校園的人,或是在此求學的學生,一定對美籍華裔建築師貝聿銘設計的路思義教堂不陌生。路思義教堂在一九五四年,由貝聿銘和建築師陳其寬合作打造,也是貝聿銘在亞洲的第一件案子,融合西式與中式意念,作品多為簡單、洗鍊的幾何形體,1983年獲得普立茲克獎,被譽為「現代主義建築的最後大師」。

 

109.jpg  

 

路思義教堂的雙曲面建築,在夜晚經由燈光照射,獨特的設計風格依舊搶眼。50年前的今天,前衛時尚的雙曲面建築、精緻洗鍊的手法,在當時造成轟動,直至今日,路思義教堂仍是建築學子必定「朝聖」的地點之一,從結構與設計角度來看,路思義教堂都是極具代表性的建築。

 

109-1.jpg  
教堂外觀以四面體組成,於屋脊處分開,形成線型天窗,在室內也能感受戶外的自然光線。

 

強調幾何結構打造「不顯著的一致性」

  畢業於東海大學建築系,現為CJ STUDIO主持人的陸希傑,不僅對路思義教堂有深厚的感情,對於貝聿銘的設計手法也有一套見解。陸希傑認為,貝聿銘的作品風格不重複,不會被潮流影響,但在眾多的作品中還是能看出「不顯著的一致性」,他說:「貝聿銘強調幾何結構,不會運用過多的語彙,用簡單的石材、光線、玻璃,就可以做出成熟且大膽的作品。」
由於手法過於大膽創新,貝聿銘的作品常被認為傲慢、過多的幾何元素而破壞了空間。陸希傑說:「就像法國羅浮宮金字塔,正反意見相互爭論,有人認為貝聿銘將金字塔植入法國,破壞法國原有的歷史背景;也有人認為他的作品超越形式、國界,具有強烈的符號性。」對此觀察許久的陸希傑認為,貝聿銘選擇以世界文化遺產的角度,將埃及金字塔融入羅浮宮,透過三角形的幾何形體,引入大量光線,顯眼而不搶鋒頭,這是相當了不起的想法。

 

承接集體記憶透露東方人文意涵
  貝聿銘作品中不僅呈現強烈的幾何關係,也將他華裔的背景融入建築作品中,比如路思義教堂,宛如一雙正在膜拜的手,遠看輕巧、近看厚實,和自然產生了連動性。陸希傑表示,從不同角度看路思義教堂,感受都會不同,「這是完美的建築」。對學生而言,路思義教堂乘載了學生的集體記憶,雖然以現在的眼光來看,許多桁架會破壞建築結構,也許用現代工法更能體現貝聿銘原本的想像,但在50年前就有遠見設計這件作品,相信50年後仍是受人矚目的指標性建築。

 

與自然接軌,建築的完美境界--臺中國家歌劇院&富邦天空樹-伊東豊雄 

112.jpg  

 

  側面採光,建築縫隙的再利用--大日極光案-團紀彥

114.jpg  

 

 

文__覃彥瑄 攝影_Chia-Hsin 繪圖_陳曉芳
專業諮詢__CJ STUDIO主持人 陸希傑、王銘顯建築事務所建築師 王銘顯、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副教授 王俊雄、臺中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局長 沐桂新、亞洲大學室內設計系助理教授 謝宗哲、竹工凡木設計研究室設計總監 邵唯晏、朝陽科技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 劉克峰

 

更多精采完整內容請見《漂亮家居164期》

cover 164.jpg  

博客來

金石堂

創作者介紹

漂亮家居雜誌

漂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